明akira

快新CP粉不拆/角色粉/双男神
拒绝刀和玻璃渣
非常感谢你们的喜欢
叫我akira或者明都可以
※并不是写手

[KS]No Magic(M19衍生)

·M19衍生

·不想打tag

·超短



 

他原本不应该冒险来见一个侦探。

 

午夜十二点,一个无论什么样的魔法都会失效的奇妙时刻,南瓜车会消失,骏马也会消失,亲眼确认过存在的东西在分针向右偏移的那一刻就会不见踪影。白衣怪盗在这样一个浪漫和现实的分界线降临在了米花町五丁目,乘着夜风和午夜的凉。

也许我这是多此一举。在落在某个最近名声鹊起的侦探事务所对面的楼顶上时,怪盗在心里对自己说。说到底我来这儿到底是为了什么?这的确不应该,没有那个怪盗会乐意闯进侦探的巢穴,哦,好吧,送手机的那次不算。

他的确有想要亲眼确认的东西,只是他有点不那么确定自己想要得到什么,只是难得的一次他忽然想试试看完全遵从本心,于是他将这次的行为归结为白天的行动让他的血液还没有完全的冷静,或许还受到了恰到好处的满月的蛊惑,总之他就在这样一个万籁俱寂的夜里悄悄地来到了不该来的地方。

……话虽如此。

此刻他降落的位置刚好正对着事务所楼上寝室的窗户,作为举止得体的怪盗绅士,他并不想在午夜打扰别人的安眠,所以他只是选择在隔了一条街的地方眺望。凭借优秀的视力,他可以借着月光清楚的看见他的宿敌裹着被子沉睡,包括那位青梅竹马和青梅竹马的父亲,看来白天的风波让所有人都十分疲惫,本来他也应该早早休息,把两天来累死累活的经历都从脑子里丢出去,但是。

黑羽快斗的无可奈何完美的掩盖在了poker face和背对月光的阴影下。

好吧,他承认他有那么点担心,如果这一切都是魔女施下的魔法,一切都会在午夜十二点消失呢?那他要怎么办呢?

如果他醒来之后,并没有南瓜马车、白色的骏马,以及水晶鞋呢?

无论是业火中赴险还是带着名侦探的青梅竹马逃脱,又或者是最后惊心等待的那几分钟,他得承认那是他的剧本中完全没能料到的事,至于那会儿他甚至因为担心失误踩到树枝……完全可以说是预计失误带来的小小惩罚吧。

 

所以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我非得大半夜不放心的来看看我的宿敌是否安好?我不是眼见着那家伙被从水里捞起来的吗?黑羽快斗想大声的对自己说,但他并不能发出太吵的声音吵醒直觉敏锐的侦探,哪怕对方这会儿可能正因为在水里泡了太久感冒发烧到根本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

好吧,关心则乱。年轻的怪盗想,也许我才是烧坏脑子的那个,这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人类的正常反应,我偏偏想的太多了。

这时的怪盗完全没有想过按照正常的反应,一个怪盗怎么也不该如此贴近作为天敌的侦探,偏偏他还要黏上来并乐此不疲,甚至混熟到了时不时被坑去帮忙的地步,人情互相欠来欠去数不清楚,而侦探也似乎有无穷尽的理由放他一马,也不知道做怪盗做到这份儿上是成功还是失败。

 

然而正是一起经历了太多事件,担心才不是没有道理的。

饶是不信邪浪的飞起、夜间潇洒无比的怪盗基德也不得不承认一点,那就是名侦探的运气,真的是自己见过的最离奇的一个。这位真身是平成的福尔摩斯、高中生名侦探的人,似乎有无穷无尽的坏运气把一切最糟糕的结果揭露出来,尽管他本人从来都能顺利的脱险,甚至就连黑羽快斗本身也不知道顺手救了对方多少次。

不过,这种逆境中的强运,才是他的宿敌吧?

就像这一次,也是因为完全相信对方的存在才放心且大胆的扮成对方的真实样子出现。

……好像还是添了点麻烦。

心虚的摸了摸鼻子,不知在夜风中站了多久的怪盗突然有点后悔当时怎么就没抓住侦探的手带他一起出去呢?就算承载了三个人的重量,但一个小孩子又能重到哪儿去,以他的强运,他应该相信自己是有成功的可能性在才对。

就算十二点钟过后魔法会失效,南瓜车和骏马会消失,早就抓在手里的水晶鞋还是会好好的保留下来。

说到底,怪盗这种存在,还是不把宝物牢牢抓在自己手里就不会安心啊。

“……下次可不要做我都预料不到的事了,遇见你之前我还没学会这么多救援工作。”他妥协一般极不优雅的翻了个白眼,迎着夜风打开了翅膀,最后隔着一条街、一扇不明亮的窗、一捧朦胧的空气,看了一眼名侦探的睡颜。

“给我自己好好注意安全啊,我可不想把便携式滑翔翼变成又大又笨重的载人款式诶!”

 

 







 

 

黑羽快斗完全不知道,就在他飞离之后,本该在地铺上熟睡的江户川柯南掀开了被子戴上了眼镜,冷静又预料之中的看向他飞走的方向,然后无奈的摇摇头。

 

“笨蛋吗,那家伙。”

 

 

 

 

Fin.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