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akira

快新CP粉不拆/角色粉/双男神
拒绝刀和玻璃渣
非常感谢你们的喜欢
叫我akira或者明都可以
※并不是写手

[KS]猫(2017黑羽快斗生贺/暂TBC)

·无酒厂,无动物园,私设如山

·无怪盗基德

·猫


 

01

 

猫。

白色的猫。

浑身雪白而柔软、尾巴毛蓬蓬的猫蹲坐在工藤宅的庭院里,屋里人一开门就能看个正着。

工藤新一看着猫,猫也看着工藤新一。

 

对于工藤新一而言,他家院子里不是没有野猫经过,但这种偏偏要跟人对峙不躲人的还是头一次碰到。

 

猫甩了甩毛蓬蓬的尾巴,先开了口:

“喵。”

“不行。”工藤新一干脆的摇头,简明扼要:“我没东西喂你。”

 

02

 

不听人类的拒绝也是动物的天性。

十分钟后,工藤新一看着沙发上某个趁他一时疏忽就擅自闯进来的客人,有点头疼。

 

猫是好猫,不是说性格。

跟他偶尔会在路上碰到的野猫不太一样的是,这只猫实在太不像一只野猫了,它的毛色不仅雪白还很有光泽,十分干净,纵使干净是猫的天性,但这只也实在是干净的过分了,非要说的话,有点像是谁家的家养猫偷跑了出来。只是工藤新一摸了摸猫的脖子,并没有找到项圈吊牌之类的东西。

也不像是被人遗弃的,就看它时不时摇动的漂亮的大尾巴,怎么也想象不了谁家会遗弃这么漂亮的猫。

 

不过就算送上门来的这么好的宠物,工藤新一也并不想养。

尽管他不讨厌小动物,或者说还挺合得来的,但饲养一只要花费的精力还是太大了。且不说他还在上学没什么时间照顾宠物,单单是他的侦探事业就已经很让人忙不过来了。

而养一只宠物意味着什么?

至少要齐全的早晚餐,还有陪伴,再贴近日常一些的就是非常实际的毛发打理问题。

 

工藤新一瞥了一眼他的沙发,然后飞快的伸手把正扒在上面蹭毛的猫拎了起来。

深色的沙发上满是猫毛。

猫无辜的眨了眨灰蓝色的眼睛看着他。

 

“不行,绝对不行。”

工藤新一严肃的摇头。

然后他想起了一会儿的行程,突然有了个好主意。

 

03

 

“它好漂亮!新一哥哥,它有名字吗?”

三个孩子惊喜的把工藤新一围在中间,睁着一双双闪亮的眼睛充满期待的看着他怀里的猫,工藤新一笑了笑,托着猫的前肢,非常小心的留意了猫抓进他衣服的指甲,把它放进小女孩的怀里:“它今早出现在我家门口,我也不知道它叫什么,也不知道它是不是自己偷偷从家里跑出来的,不过在它的主人找来前能拜托你们照顾好它吗?”

小孩子跟小动物的亲和力大概是天生就有,女孩子抱着猫小心翼翼又爱不释手,两个男孩也放轻了的动作慢慢抚摸猫毛,猫张着爪子好像有点无可奈何,最后还是乖乖的把容易伤人的指甲小心收了起来。

 

猫顺理成章的被来博士家串门自称是少年侦探团的几个孩子收养,经过讨论,孩子们一致同意把猫养在博士家,方便每天都来照顾。

孩子们是真的喜欢猫,“咪酱咪酱”的唤着猫,开始商量起了去给新成员买些猫粮和常用品。

工藤新一松了口气,告别了有点措手不及又很纵容孩子们主张的阿笠博士,准备开始处理昨天被目暮警部拜托的案子。

至于早上发生的这些事,他没怎么放在心上。

 

“那疑似证物的照片和现场照片我就先拿走了,不过我明天想再去现场看看有没有未发现的突破口。”

收好档案袋,工藤新一和警视厅的各位打了招呼后准备回家,此刻已经到了黄昏,在外奔波一天的疲惫让他不是很想在外面吃晚餐,干脆在附近的便利店买了份便当。

暮色已经晕染了天边,工藤宅附近除了隔壁博士家偶尔做实验会发出声响外都很寂静,没什么人,此时他不需要留神四周,干脆慢慢清空大脑,让白天得到的线索一个一个从脑海中过滤,然后他不经意放远视线,猝不及防看到了自家大门口多了一团白。

是白天的猫。

暮色四合下,猫的那团白色的毛尤其明显,它蹲在大门前,灰蓝色的眼睛炯炯的看着他。

 

……有些时候,麻烦都是不请自来,大抵也可以说成缘分自有天定。

 

04

 

比饲养一只猫更麻烦的事是什么?

那只猫不听你的话。

 

“停!我已经告诉过你了,洋葱会破坏你血液中的红血球,可能会引起你的贫血甚至死亡,结果你还是锲而不舍的试图尝一口!”

最擅长的解答没有得到预期效果,工藤新一只得把便当盒捧高,躲开了一边凑过来的猫脑袋:“你能吃的部分我都给你了,现在去一边玩,咪酱。”

猫轻轻地抖动胡须,目光闪烁,见状工藤新一松开了一只手眼疾手快的按住了它的脑袋。

试图扑上去结果被看穿制止的猫快速的摆动着尾巴,但是意外的没再试图抢食,它安静的坐在餐桌上,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终于得到了片刻安宁的工藤新一直到他用餐完毕。

 

结果在试图把猫送回隔壁的时候又受到了阻碍,猫的指甲再一次勾住了他的衣服,这一次还十分的用力,工藤新一小心地解了半天也没能成功的把那几个尖锐的指甲从自己的衣服上拿下来。

“我看它挺喜欢你的,要不你就抱回去养着吧,还能做个伴。”

跟着他一起抢救衣服未果、抹了抹脑门上的汗的阿笠博士建议道。

“……那就这么着吧。”

 

没想到兜了这么一圈,最后还是得暂时照看这只不知道哪儿来的猫,工藤新一身上扒着猫,手里拎着猫的日常用具和猫粮,再一次推开自家大门的时候有点心累。

他把东西都摆好,想了想,双手抱起猫举到跟自己平视的位置:“我只是暂时收养你懂吗?直到你真正的主人把你带走为止。”

猫伸着前肢,指甲都乖巧的收在肉垫里,此刻听他这么说,就小小的“喵”了一声,缓慢的眨了眨眼睛。

足够勾起喜爱小动物的人心底的柔软,可惜熟练跟猫猫狗狗打交道的侦探并不吃这一套,他只是想了想养一只宠物的麻烦,以及未来可能会发生的各种各样的麻烦,觉得自己十分有必要把话说清楚,哪怕对方只是一只猫。

“对了,有些事你不能做,第一点就是,我忙的时候不要来打扰我。”

 

“——我记得我这么说过了,对吧。”

猫晃头晃脑的,一点也不介意临时饲主是不是忍着怒气,还在试图去碰摆在桌子上摊开的一打照片。

工藤新一发现就算自己把猫抱到一边去也阻止不了它对照片产生的兴趣,就把猫抱在怀里圈牢,结果猫还是锲而不舍的伸长了前肢想去抓照片。

跟猫讲道理肯定是不行的,宠物可听不懂人话,空有一身以理服人的侦探本领放到这儿空无用武之地,工藤新一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跟猫一般见识,收拾起了照片准备拿回楼上房间关上门再说。

猫骤然伸出爪子拍落了一张照片。

没等工藤新一发火,它慢吞吞的把爪子扣在上面,像是产生了极大兴趣一样在上面留下了抓痕,然后收回爪子,乖巧的对他眨眼。

“……等等。”准备捡起照片的那个刹那工藤新一认出了那正是自己存疑的现场照片之一,被猫抓过之后,在抓痕的突出下,某些东西突然变得显眼了起来。

他顾不得猫了,捡起那张照片,飞快的抽出纸笔在上面尝试着画了些什么,然后掏出了手机拨出一个号码:

“喂?目暮警部吗?我是工藤,关于那个案子我有了新的推理。”

“是的,明天不需要去现场了。”

 

猫亲昵的蹭了过来,用头顶磨蹭着他的裤腿。

工藤新一犹豫了一下,就着打电话的姿势半蹲下来揉了揉猫的脑袋。

“……好吧。”他说,“你可以留下来了。”


05

 

养猫之后,生活的确变得不同了许多。

……或者很多。

 

工藤新一几乎是第二天一早就发现这猫其实并不好养,最直观的一点是:它不吃猫粮。

无论是连哄带骗还是威胁恐吓,猫都梗着脖子坚决不吃,然后在工藤新一转身或者视线不在自己身上时一爪子打翻装着猫粮的碗。起初工藤新一不信邪,除了猫粮外什么吃的都不给,结果猫真的宁愿饿着也不妥协,僵持一天后,工藤新一没办法,打开冰箱准备给猫弄点别的吃的,结果就看到自己先前放进去的吃食少了一部分。

侦探么,观察力和记忆力都是一等一的好,他不觉得自己记错了或者什么时候吃了。

他看了看在窗子旁躺的四仰八叉晒太阳的猫,若有所思的关上了冰箱门,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然后当天半夜就在厨房抓到了小偷。

 

工藤新一面无表情的打开灯,猫惊得毛炸成一团,灰蓝色的眼睛瞪大了往他这边看,爪子还搭在半开的冰箱门上,也不知道它是怎么弄开的。

……他有点想关灯,假装自己没看见。

 

“噢,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先前都是孩子们喂它吃了不少零食,嗯,怕它吃撑,就没给猫粮。”

“会开冰箱门?这个还真没注意,要不新一,老夫给你做个智能锁?”

工藤新一一边打着电话一边斜眼看着被抓了包还好意思颠颠跑过来把下巴蹭在他腿上卖萌的猫,果断谢绝:“没事博士,我就问问,大不了我放条鱼进去它就不敢开了。”

他眼见猫闻言露出了十分厌恶的神色,不由得得意的挑了下眉毛。

 

下一秒他马上收敛了表情,内心狠狠唾弃了自己一下:碾压个猫有什么好得意的!

 

猫怕鱼,知道这事儿还是因为猫不吃猫粮,工藤新一担心它饿死,特地上网查了查,然后慎重的出去买了条小鱼回来煮了,特意把鱼肉弄得很碎,还把刺都挑干净了。

很少正正经经做吃的的侦探心满意足,觉得自己真是对这猫好得不能再好了,一星期能下两次厨的自己能特意给猫做饭吃,简直让人感动。

谁知道猫自打闻到鱼腥味就闪的老远,这会儿看到他拿着乘着鱼肉的小碟子来找自己,更是惊恐的发出一声凄厉的猫叫,脚底打滑的钻到了沙发下面。

……没想到有生之年能看到活的怕鱼的猫,工藤新一瞥了眼自己辛辛苦苦做的鱼肉,内心有一点受打击。

 

最后人和猫都不想吃那条被弄得很碎的小鱼,只能勉为其难的送给了垃圾桶。

 

06

 

熟悉工藤新一的人都知道,这人除了正常上课的时间,周末能不早起谁都别想把他叫起床。这也可以理解,毕竟此人在第二天没事的晚上,经常性的熬夜看小说或者琢磨案子,晚睡晚起实在是常事。

所以自诩工藤挚友的服部平次早上打电话过来,发现没响两声就被接通、对面的人还声音清晰完全不是以往被打搅睡眠的烦躁状态后简直惊恐:“我去,工藤你居然没在睡懒觉?你不是周末不到十点不起床派吗!”

“哈?”工藤新一忍不住露出标志性的半月眼,决定要是服部平次打电话过来就是为了这种无聊的事就挂电话:“你打过来就是特意质疑我的起床时间?”

“当然不是!”好在服部平次也是个注意力容易被重要事件转移走的人,当即在那边欢欣雀跃的告知真相:“我来东京找你玩啦!”

“案子吗?”

“……我的存在感只剩下提供案子了吗?好吧,其实也的确有个有意思的案子。”服部平次那边传来列车到站的杂音,“等会儿直接去你家找你。话说回来,真是难得一见你醒这么早啊,方便了不少!”还没忘最后跟挚友寒暄一下。

工藤新一把没什么重要新闻的报纸放下了,端起咖啡抿了一口,餐桌对面正小口小口吃着跟他一样的煎蛋的猫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眼睛还眨了眨,他不由得露出一点笑意,对电话那头说道:“没办法,得喂猫。”




TBC



没写完,来不及了,感觉这个脑洞差不多是个小中篇的量,先发出来给快斗巨巨庆生(虽然作为人还未出场),回头补全。


另外KID的figma什么时候补款啊……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