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akira

快新CP粉不拆/角色粉/双男神
拒绝刀和玻璃渣
非常感谢你们的喜欢
叫我akira或者明都可以
※并不是写手

[快新]暗恋(短/完)

想了想,既然都已经这样了我就试着打一下tag……随时准备撤掉逃跑这样。

看到发货心情很好。

路人视角。

快新整体表现的很隐晦,非常无聊的流水账,超短。

 



 

01

 

我第一次在学校里听说工藤新一这个人,是大四下学期需要考虑实习单位、学生会刚好换届的前夕。

 

“听说了吗,这次的热门是那个工藤新一。”同寝的朋友正在打报告,顺带八卦,“据说现在几乎所有人都觉得会长这个职位非他莫属了。”

我有点茫然:“谁?”

“不是吧,这两天闹得很热了,就是去年一来就成为风云人物的那个工藤新一!”

“以前经常见报的名侦探,你去年不还在学生会?没听说吗。”

我摇了摇头:“我的部门比较……嗯,对外,没那么常接触新生。”

升大四前学生会的职责就卸下了,那时自己不关注也是情理之中,再说我的部门负责外联,要经常往校外跑,不怎么接触新生也实属正常,连新晋的部员名单也是副部拟写的。如果说实情,还是不习惯会内的派系分化和关系网,即使被前辈学姐看好提拔,自己也不那么上心。

不过这么一说好像还真的曾经对这个名字耳熟过,可能真的在报纸上看到过吧。

“实习都把你忙傻了。”朋友怜悯的递来pad,“多上上论坛吧。”

 

大学的八卦文化要么在口口相传,要么就在网络发酵。

我接过pad翻了翻,果然看到不少相关的讨论帖,从本次热门一二三,到分析人家的交际圈,关于这位学弟的资料也是扒的很全面,我看了半天,怀疑自己可能跟他待的不是一个大学。

 

“他们说的这些我都不知道……”

“还好啦,我就比你多知道一丢丢——”

“说来,这个学弟是怎么变成热门的?”

朋友夸张的叹了口气:“人家超优秀的,真正靠实力,跟他一比我都觉得四年白上了。”

“这么强?”

“对——啊!而且还不止他一个。”

 

02

 

接下来不只是学校方面和实习上很忙,家里还出了点事情,长辈突然病倒了,我急忙赶回家,耽误了一段时间,等我再回学校时,之前看好的几个实习单位早就招满额了。

太多不重要的事情被我抛在脑后,如果不是一次偶然,我早就忘了这次竞选的热门学弟。

 

遇到工藤新一真的是个偶然。

 

我们学校向来有实行导师制度的习惯,一个导师带几个学生,学生就可以直接跟导师请教,省去很多麻烦。

我因前不久请假,错过了导师关于报告的详解,正想去找导师讨论一下,刚拐过拐角,就看到一个陌生人从导师的办公室走出来。

说是陌生也不对,先前在论坛上看过的照片和眼前的人重合起来。

是那位很出名的工藤学弟。

 

也许是我见到他愣了神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向我问了好:“你好,学姐。”

“你好……”我看着他,男生有一副非常俊秀的面孔,穿着干净的白衬衫和平整的西裤,规规矩矩,在这个个性张扬的大学里很是少见,声音干净清亮,恰到好处的礼貌。

我下意识没过脑子,张口问:“你是那个……新晋学生会长?”

“嗯?是的。”他说,“学姐想找森川老师问报告的问题的话,老师现在在里面。”

“好的,谢谢。”

走进导师办公室我才想起来,这批报告除了我被宽限期限外都应该在前不久上交齐了才对,他是怎么知道我来问报告的问题的?

猜的还是……侦、侦探有这么厉害?

 

我想起刚刚在走廊里的相遇,男生说话很柔和,眼睛却是明亮又带有锐利的,似乎是非常自信和耀眼的人。

掏出手机给朋友发了一封邮件,几乎马上得到了回复。

「上次论坛你都看了什么……人家是法学院的天才!」

原来是法学院的啊。

突然觉得,最近有些糟糕的心情,有一点变好。

 

03

 

在那之后,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实习的事情已经渐渐敲定,基本马上就可以去报道,结果突然被朋友神秘兮兮的拉走,还给了我一张票。

“你上次还问我工藤学弟的事情……”朋友说,“你是不是喜欢人家。”

“别八卦,忙着呢,你到底什么事。”我瞥了眼她。

“嘿,请你放松一下,去看比赛吧!虽然没有工藤同学……”

我忽视朋友的调侃,询问:“什么比赛?”

“真不上论坛啊你,除了最近那个著名的魔术赛事还有什么,好不容易搞到的票。”朋友扬起她的那张票,拍拍我的肩膀:“咱们学校也有人参赛,去加油吧!”

 

虽然很想拒绝但还是被朋友推着去看了。

因为担心错过实习单位的通知,所以只是把手机调成静音,亮度调到最低。

“你看,第一排靠右边一点的位置,是不是工藤君?”

什么?

我顺着朋友的指示望过去,果然穿过重重阻碍看到了一个背影,因为离得不算远,我和朋友努力的辨认了一会儿,确认了的确是学弟没错。

 

“好奇怪……工藤君曾经说过自己对魔术这类骗人的把戏没兴趣。”

“那是不是来替谁加油的?”我猜测,“你不是说有个我们学校的参赛者?”

朋友看起来更困惑了:“有是有一个,黑羽君……可是他们关系并不好啊。”

哪怕下一秒吵起来都不会惊讶。朋友解释。

“说起来,我上次不是和你说过,超优秀的家伙还有一个,就是说黑羽君。”

“等下轮到他出场我会给你介绍的!”

 

我没留意朋友和我说了什么,我注意到,就算是赛事开始后,工藤君也依旧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心不在焉,似乎并没有留意台上的魔术演出,只是会时不时翻看一下选手出场的表单。

果然为了替谁加油才来的吧。

我想。

 

我还是没能看到朋友口中“另一个超优秀的学弟”,中途手机屏幕亮起来,我被一封通知信叫走。

 

04

 

之后的大四生涯,我基本忙的飞起,实习工作连轴转,很辛苦,但好歹顺利结束,在准备毕业答辩前,我最后一次去导师办公室递交我的实习报告。

我有听说森川老师这一年成为了负责学生会工作的老师之一,所以敲门前听到里面有学生的声音也没有惊讶。

虚掩的门内,两个相似的声音隔着门,又轻又低,好像在说什么私事。

我听出有个声音很耳熟,不禁停下脚步,考虑要不要等下再进去。

“我都忙死了,你怎么这么混蛋——”一个非常不悦的声音,仿佛为了咬牙切齿传达不满而压低了音量,“没事冒充我去报什么名啊你……”

“我觉得这个位子非你莫属来着。”另一把音色十分相近,但是尾音明显活泼上挑。

 

而我其实听不清什么,下一秒,和我约好碰头的朋友就拍了拍我的肩膀:“怎么不进去,导师在里面吗?”

我被推着进门,就看到工藤学弟和另外一位长得很像他的少年在里面,两个人一个站一个坐,空气里传递着一丝微妙的对峙感,不知名的少年手里把玩着一副扑克牌,眼底一闪而过满不在乎的狡黠,然后他俩都移开了视线。

 

我在导师的桌上放下报告,工藤君同我和朋友礼貌的打了招呼,然后就被不知名的少年抢了白:

“黑羽快斗,和工藤一个年级的,两位学姐下午好。”

原来这就是那位据说和工藤君很不对付的黑羽君。

笑嘻嘻的说着的少年,恰到好处的语调,让人觉得很舒适的同时也有一点疏离的客套。

 

然后黑羽君向我们解释导师出去用午餐未归,如果不急可以等待一下,于是就变成了四个人的闲聊,简单的聊了一下导师,还有报告。

期间工藤君接起一个电话,似乎很紧急,匆忙就要离开,黑羽君起身说要送他。

“不要给我添麻烦。”

“好好好,知道了——学生会开会怎么办?”

“回头你扮我,你不是最擅长这个?”

“嘛好吧,虽然跟我一开始的目的完全反了……”

两个人很快走远。

 

朋友轻轻地用胳膊肘撞了我一下,悄悄跟我说:“侦探真忙啊,感觉都快变成警视厅顾问了,这么忙还报名学生会长真的没问题吗?”

我没有回答她,我看着两个少年的背影,心想他们的关系算好呢,还是不好呢?

 

05

 

哪怕还在学校的时候要死命吐槽,真离开了还是会伤感。

毕业季就这么来了。

真正毕业那天很多人心里都有不舍,我也有点难过,同导师和教授们告别,在校园里拍照留念,所有的仪式都完成后,有人提出出社会前一起再聚一次餐,我也就没有拒绝。

请到的人有很多,不只是我们这些毕了业的人,还有关系好的学弟学妹们,最终决定由我们这些老前辈付账,其中一个有点门路的人打电话要来了一家酒店的大包厢,一群人才有足够落脚的地方。

 

席间大多追忆,不少人起来敬酒,酒量不行的都在喝果汁,我挂着前外联部长的头衔,实在不好意思也喝果汁,就喝了半杯,酒量不行有点头晕,一时间还有点感慨,觉得世间变化实在太快。

有人敲了敲桌,很是无奈:“你们差不多点,别给女孩子灌酒。”

我这才发现工藤君也来了,他就坐在我旁边,我都没有注意到,想想也对,这里有不少前学生会的成员,他作为现任会长被拉来也实属正常。

 

也许是半杯酒下肚,让我大胆了那么一点,我开始跟他闲聊。

“还记得我吗?”我问他。

他反应很快:“之前见过学姐去问报告,还有导师办公室那次。”

其实还有魔术比赛那次,但是他不知道。

我想。

我们聊了很久,身边的人都闹得起劲没人留意我们,工藤君很好脾气的样子,耐心陪我聊天,但我注意到了他大多都是在迁就我。

可能是为了照顾毕了业的前辈们,我猜测。

索性趁着喧闹的背景音,我问了一直想问的问题:“你喜欢魔术吗?”

“没什么兴趣,都是骗人的把戏。”他很随意的回答,真的是这样啊。

“看到你和魔术变得很好的黑羽君关系不错,我还以为你也喜欢魔术。”

工藤君蓝色的眼睛有一瞬间飞快的眨了一下,接着他摇头否认:“那家伙烦都烦死了,没事总给我找事,谁会和他关系好。”

原来是这样吗?

我纳闷的看着他,决定换个话题:“我记得你现在还是侦探对吗?再担任会长会不会很辛苦?”

“要不是那家伙故意……我也不会这么忙。”不知道为什么,工藤君似乎没注意我换了话题,重心还放在黑羽君身上:“有时候我都怀疑他故意找事,好让我办不了案,他真挺烦的。”

“一直帮警视厅办案是不是很危险。”

“其实还好,偶尔那家伙也来帮忙……”

 

也许喝了酒的不是我,是工藤君才对。

我听着他说的话,心里想。

果然,还是关系很好才对吧。

 

06

 

以后应该不会再见了,最后决定工作去向时,我选择回到老家父母的身边,方便照料他们,工藤君的话,应该不会离开东京吧。

 

聚餐终于结束,大家都三三两两结伴离开,工藤君作为学生会长,一直很好的负起责任把每个玩到累瘫的醉鬼托付给靠谱的人带回去。

我同熟悉的人们告别,自己走到酒店外的花坛旁边,蹲下吹了会儿风。

被包厢里温热的空气蒸的有些迷茫的神智清醒过来,我正准备离开,就看到最后一个走的工藤君也出来了。

然后,一个人迎了过来,我觉得他面熟,才想起来是黑羽君。

他冲工藤君招了招手,工藤君就十分自然的走到他身边,两个人离的很近,说了一些什么,然后黑羽君拥抱了工藤君。

他们并着排离开,我只能看到他们重叠在一起的手。

 

我笑了笑,心里最后那一点绵软的不舍也随着风消失殆尽,我站起身,活动了一下发麻的四肢,拨通了朋友的电话。

“来接我一下吧,刚刚喝醉了。”

 

Fin.


2017-08-17 /  标签 : 快新 62 6  
评论(6)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