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RRRR

考研,弧
不要日lofter
不要推荐太古早的po,毕竟黑历史
【做头像/手机屏幕不用问,其余任何授权不开】

 

吟游诗人与龙与盗贼

※严格来讲只是记梗,无法连成剧情,也无法成文



>>>广场


镇中心的喷泉池旁来了一位吟游诗人。


他戴着宽大的白色尖顶帽,惹眼又突兀的出现在了水池旁,吸引了过往的小镇人们的视线,也许本人早就习惯瞩目的感觉,吟游诗人不以为意的坐下来,摘下了自己的尖帽。


他的头发蓬松而翘,不知是疏于打理还是天生如此,与流浪此地的落魄者不同的是,他虽风尘仆仆,却也显得干净整洁,他随意的拨弄了两下头发,扣回了那顶白色尖帽,阳光暖洋洋的照在上面,平添一层柔和的光,宽沿下的阴影遮住了他的眼睛,只留下露出洁白牙齿的好看笑容。年轻的吟游诗人从背后取下那把七弦琴,手指随意的拨弄了两下琴弦,美妙的乐声从他的喉咙、他的手指传出,看不见的音符以喷泉池为中心,跃动着在小镇中歌唱起来。


他从繁荣和神圣的圣都建成唱起,一直到这个比邻圣都的小镇,悠远的调子从巍峨的雪山顶凛冽的寒风唱到草原上波光粼粼的河流与草丛里隐蔽的鼠洞,调子在轻松欢快的气氛中一转,英雄的诗篇跃上了琴弦,他歌唱起宫廷里令人尊敬的骑士成功的拯救了公主,阴森的洞穴内屠龙勇士提起了镶着宝石的剑挑战巨龙。


观众渐渐多了起来,很多人被这个年轻小伙子美妙的歌喉吸引,停下了手中的工作聚集到了小镇中心的喷水池旁。


歌声到了他们搏斗的时刻,激烈又惊险的战斗扣紧了小镇居民的心弦,他们紧张的聆听,全神贯注不敢打扰,最终在勇士用利剑斩下恶龙的头颅时终于爆发出了赞美与欢呼。


吟游诗人最后一曲唱完,停下了音符,抱起了一个扑向他的小女孩。


比邻圣都的小镇民风淳朴而善良,早有人准备了水与面包慰劳这位给他们带来美妙歌谣的年轻人,他接过来夸张的见礼,笑嘻嘻的又一次摘下自己的尖帽,奇异的事发生了,缤纷柔软的花瓣从他的帽子中飘了出来,飘飘扬扬的散落在空中,水面,人们的肩膀。


又一次欢呼响起,年轻的吟游诗人摸出了一颗糖果送给那女孩,向观众致谢,女孩含着糖果眨了眨眼睛,好奇的问他的来历,吟游诗人笑了笑,也对她眨眼,比了个禁声的手势,声音压得很低,喧闹中除了女孩没人听见他说了什么。


“我是来找龙的。”



>>>山洞


幸运女神今天似乎格外看好这个年轻人。

他找到了一个山洞。



>>>龙


“你为何要寻找我。”


山洞内,苏醒的巨龙俯视搅扰他睡眠的人类,它真是一头威严的巨龙,一口大概能吞下一个人类的上半身,黑色的鳞片覆盖在它的全身,反射着漂亮的光泽。而它现在只是蜷在一个山洞里,身后也没有堆积如山的金币和宝石,它看起来很不耐烦被从美好的梦中叫醒,却也没有一口吞了眼前这个胆大包天的人类,如果有一场礼仪评比,它完全将擅自闯进别人家的那个人甩在了身后。


“我只是想亲眼见见你,我尊贵的殿下。”来人是个自来熟,可能没什么脑子,可能见多识广山崩于前也撼动不了神经,见到一头活生生的巨龙并没有表现出一点恐惧,反而兴致勃勃的行了一个夸张的礼,拉过身后背着的七弦琴,弹出了一段欢快的调子:“如您所见,我是一个吟游诗人。”


龙湛蓝的眼睛盯着他好一会儿,目光从他的七弦琴移到他头上那顶白色的尖尖帽,又滑向他腰间的随意扎束的宽腰带和上面挂着的鹿皮口袋,似乎在辨别他话的真伪。吟游诗人顶着龙的注视干笑两声,抓了抓头发:“……我对您十分感兴趣,我从小听着你们的故事长大,对你们充满了向往。我的琴弦里载满了你们的诗篇。”


黑色的龙喷了一下鼻子,狭长的瞳孔眯起,像是对年轻人不成功的谎言的鄙夷。


“如果你坚持……好吧,基本都是讴歌龙骑士与屠龙者的。”


不怕死的吟游诗人大胆而随意的吐出了几乎会让他被巨龙踩上一脚的话。


“但这不能说明我不向往你们,毕竟你们真的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了,很多人都以为你们只是故事中的角色。”他赶紧做了补充,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很真诚。


“……吟游诗人。”龙平静的看着他,它将头压到和人类视线平齐的位置,吟游诗人几乎能感受到巨龙每一次鼓动鼻翼时扑面而来的热气,然而他还是带着灿烂的笑容,期待的回视。这让龙觉得自己若是变成一个人类,说不定会礼貌的回以一个微笑,但它还是不客气的呼了一下气,吹落了吟游诗人头上的帽子:“能找到这里的人不多,几乎没有人认为这个世界上还有龙活着。”


“所以我的真诚打动了上天!我真的太开心了,能遇到你是我最大的荣幸。”人类欢呼一声,与龙不同,他的眼睛是更为深一些的灰蓝色,此刻亮晶晶的,像龙喜爱收集的漂亮宝石一样,然后,没有等龙对自己岔开话题的行为表示不满,他欢快的开始了询问。


“你真的是最后一条龙吗?”


“这么多年你一直在睡觉吗?”


“那我冒昧的问一下,你睡了这么久,究竟多少岁了?”


年轻人为他无礼的言语付出代价,龙抬起上半身扇动翅膀,掀起风把他扔出了山洞。



>>>变形


“说起来,龙作为魔法生物,应该也擅长变形吧,我跟你交朋友这么久,都没有看你变成人过。”


快斗坐在草堆上,撑着下巴看龙,洞穴被他修葺一番后终于像个可以称得上龙居住的地方,荧光石点缀着洞穴的各个角落,明亮又漂亮,映的他的眼睛也亮亮的,龙被他目光里期待的神色压的不自在,偏过了头:“……我从没有尝试过,我很少见到人类。”


“试一试嘛新一!你变成人我就可以带你去玩了!那些我给你唱过的诗篇里提到的那些地方,你不是很想亲眼见一见吗?”


“你好啰嗦,别忘了你在跟一头巨龙说话。”龙瞥了他一眼,最终还是妥协的吟唱起了魔法,丝毫不顾忌被一个大活人全神贯注的盯着瞧,片刻,一个年轻的人类站在了快斗面前。


他拥有修长的身体,均匀覆盖的薄薄肌肉,精壮劲瘦而充满力量感,却是个漂亮的少年模样,身上自然而然变出一套衣服遮住了躯干,就是样式有些古老,思及龙说过自己沉睡了很久,也就可以做出解释,然而吸引住了吟游诗人视线的,则是另一方面。


他——现在当然是他了——拥有和快斗一模一样的面孔。


“……嗯……”快斗愣愣的看了好一会儿,看的少年开始不耐烦才欢快的跃起去勾少年的脖子:“新一!你好厉害!”


龙,或者说新一,听到后稍稍松了口气,确定自己的魔法并没有因为多年未曾练习而退步。他刚因被人夸奖略略有些得意,就又听闲不住的吟游诗人问:“不过选择和我一样的外貌是因为很喜欢我的样子吗?”


“……笨蛋,我都说了我很少见人。”新一对他露出了半月眼,“再说这几年敢在我面前晃还不怕我吃了他的只有你一个。”


吟游诗人回忆了一下龙形时的身姿,无言的表示理解,目光仍旧新奇的打量个不停:“哇我就像在照镜子一样,除了瞳色和发型……新一,你后脑勺上翘起来的发尾和……呆毛……噗、挺,挺可爱的。”


“噢。”新一干巴巴的应着,“……你对龙角一无所知。”



>>>盗贼


“在我是个吟游诗人之前,我是个盗贼。”他笑起来,“我在寻找各种漂亮的宝石,不过我并不是因为这个才来寻找你的。”



>>>脱出


事出有因,或者说他们胆大无畏的行为终于得到了应有的回报,才导致此刻他们被城内驻守的骑兵堵在了包围圈的正中央。


虽然不是圣都,但作为北方的要塞城市,他们到底小看了守城的士兵。


“在斯诺登城大街小巷都贴上了你的通缉令的情况下,我亲爱的人类,你是拥有怎样的信心,才会觉得自己的潜入不会惊动任何一个守卫。”


“这不合逻辑。”失败的盗贼不可思议的瞪大眼,“我们明明是同一张脸,为什么你可以毫不顾忌的露脸,而我只是稍稍摘下了帽子就被发现了。”


新一沉吟了半秒,答道:“可能是发型的问题。”


“什么?!”快斗对他露出了一个惊恐的注视,龙不满的斥责:“把你夸张的演技收一收,小偷先生,我们得考虑怎么逃走。”他环视了一下四周,补充一句:“在他们盾牌上的纹样都是反传送魔法阵的情况下。”


快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微笑着耸肩:“他们只是包围着我们却不动手也不说话,还任由我们交流,我猜反传送的魔法阵在我们脚下也有一个,而且待会儿还会等来我们最不想见到的那个人。”


“唔。”龙点了下头,表示赞同。


“事到如今我稍稍有点后悔,我亲爱的朋友,希望圣都法庭可以让我自我辩驳那么一时三刻。”


“看在你那身本事的份儿上,你可能连上法庭的机会都没有。”


“说得对,对于我,他们充满总是充满恶意的,不过对于你,他们应该会乐意讲述一个‘迷途知返’的包容故事。”盗贼轻快的说。


“在不知道我是龙的情况下。”


“他们不会知道的。”


“唔。”龙没有接话,“其实我们还有一个更好的选择。”


盗贼惊讶的去看龙,对上那双清亮而带着些许愉快的蓝眼睛后悚然一惊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喂你不会是想……你会暴露自己的!”他严肃的压低了嗓音,难得带了几分厉色,而万物恐惧的代表并不会因为这几分与自己本来面目相去甚远的厉色而迟疑。


“为什么不呢?”


龙少年低笑一声,漂亮的翅膀用力张开,凭空出现的黑龙将白衣盗贼温柔的握在爪子里,鼓动翅膀,冲出包围,冲向自由的天空。



>>>盗贼


龙沉默了一下,说:“他是一个盗贼,偷走了我最宝贵的东西。”



>>>……


也许没有一个人会忘记那天发生的事。


断裂的七弦琴迸发出的破碎音符被气流破空的声音遮掩,黑色的阴影覆盖在每一个人的头顶,巨龙振动双翅落在地面,呼吸之中带着熔岩的炽热发出龙的呼啸,黑色的龙翼遮天蔽日,却稳稳的将白色的落魄者护在了身下。


大陆上的最后一头龙垂下头,用鼻尖碰了碰吟游诗人的肩膀,对他说:“我可以带你走。”


吟游诗人缓缓地吐出一口气,将膝盖从地上拔起,崩断的琴弦割裂了他的掌心,他垂下灰蓝的眼睛,头发凌乱,唇角不再挂着惯常的弧度,目光坠着森然的冷,他回答:“我拒绝。”



>>>广场


镇中心的喷泉池旁的酒馆里来了一位吟游诗人。


他带着一把卖相颇为可怜的七弦琴,琴身像是碎裂后重新拼接粘合的,琴弦大概是没办法才重新接的新弦,没人会觉得这把琴能奏出好听的乐曲,好在吟游诗人本身也没有表演的意思,那把琴被吟游诗人安置在身侧,沉静的像一个装饰品。


“听说你晋升了。”他举起酒杯对对面的人致意,“恭喜。”


亚麻发色的青年跟他碰了碰杯,却没像他一样将饮料一饮而尽:“谢谢了,虽然说真的,两年前的我大概从未想过有一天能和你这样和平的坐在一起喝酒。”


快斗闻言摇了摇空酒杯,将它放回桌上,如同想起了什么事一样神色微微变了一瞬:“这大概都是拜他所赐吧。”他说这话的时候,眼里带着笑意。


“……还没有消息吗,那个人。”白马见他摇了摇头后叹了口气,“那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我想想……应该还是继续找他吧。”回忆起了什么好事般,快斗温柔的笑了笑,然后他为那杯啤酒付了两枚铜币,起身向昔日故友道别,“我愿意把我的余生交给他——我最亲爱的龙。”


白马忍不住叫他:“你为什么……”


“——会在那个时候以黑龙之姿冲下来,愤怒的对所有人吼只要他在就不许任何人动我分毫的人。”吟游诗人背上自己的七弦琴,迈着轻快的步子离开了,最后的尾音消散在清声吟唱的歌谣里。


“只有他而已。”


黑羽快斗走过镇中心的喷泉池,五光十色的水花溅起彩虹,他望了望天空,湛蓝如洗,是个好天气。


他把手探进口袋里,摸到了那一块龙鳞,微笑了起来。


新一最后为了保护他选择独自离去,但是没关系,他还有很长的时间,足够让他找到他,然后告诉他:


他爱他。






随便写着玩,估计没结果了

我抽到梅林了,大号也抽到了,真的

  59 20
评论(20)
热度(59)

© AKRRR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