咩咩吐司

是改了名字的AKR,也可以叫我咩咩
考研,弧
【做头像/手机屏幕不用问,其余任何授权不开】
【想质疑请先理清自己的思路,po主不负责哄孩子】
【没有更新的日子里深陷主明主沼】

 

【工藤新一中心】愿你的名字永垂不朽

听说快要复刊了,再不写来不及了。

没带脑子写,别较真随便看看。

(白情贺热度破四百了开心)



+++


你是一个普通人。

你过着普通的生活,有着普通的烦恼,你尚且年幼时不是没有期望过自己能像漫画里的主角一样有着拯救世界的力量,有着无限的可能,但在成长中,你明白了平淡的现实才是属于你的人生,你学会了放下很多看起来十分可笑的想法,将它们深深埋在脑海深处,如同每一个经历过同一段人生的人那样最终安于现状。


这天你好不容易结束了工作,完全不顾形象地趴在桌子上伸了一个懒腰,揉揉酸痛的脖子,让大脑放空。


没什么事好做的,你摆弄了下手机刷了刷主页,意料之中的没有看到任何惊喜的消息。


你最喜欢的漫画前不久开始了长期休刊,没有固定的每周更新后你总觉得生活有些百无聊赖,只能翻一翻过去的漫画打发时间。休刊前最后一次更新中剧情成功到达一个新的高度,幕后BOSS的冰山一角终于露出水面,你对接下来的发展十分期待,不知道这二十年的长期连载中作者到底在哪里留下了哪些线索,又铺垫了怎样的剧情。你的内心十分矛盾,既想要看到轰轰烈烈的主线剧情,主角们终于成功地打倒了BOSS达成happy ending,又恨不得能再连载得长一些,最好再来一个二十年。


你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不抱希望于神灵,然而却将很多自己无法完成的期待寄托在漫画中的角色身上。你非常喜欢这个角色,喜欢了很久很久,熟悉他每一句话,每一个表情,他拥有你可望不可即的一切,五分之一的理智,五分之一的冲动,五分之一的睿智,五分之一的善良,以及最令你感动的品质。

无论剧情后期又出现了多少令人喜爱的角色,在你眼中都比不上他。

他在你的心中如同shine,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奇迹,才会让你认识他,才会让你喜欢他?虽然夸张了点,但你还是觉得这个概率如同见证一颗彗星划过地球的大气层,燃烧的尾巴拖出一条长长的亮色弧线,正正好好落在你的眼中。


啊,你有时候甚至会不抱期待地想,要是能够真的见到他就好了,要是能成为朋友就好了。


但是,这怎么可能呢,哪怕最后上帝第一推力被证实,也从未有人聆听过神谕,你只是一个碌碌无为的小人物,这世上有数不清和你一样的人,你和他们混在一起,没人分得清,何况你与漫画本身就隔着无法突破的次元墙。


然而你完全没有想到,偶尔世界也会开一个小小的玩笑。


这是你人生中发生的最为奇妙的事情。


被你拿出来翻阅的单行本里,某一页一个格子里的人物突然动了一下。你以为自己之前在电脑前待了太久有些眼花,不得不暂停阅读按了按眼皮,还真的觉出眼球干涩,你正准备起身去拿眼药水,黑色的墨线开始游移,你分明看到墨线突破了纸页的限制,向着三维世界的空气探了出来。


你惊恐万状,下意识后仰,椅子失去平衡向后翻折,你眼看着就要摔倒在地可能还会成为下一个案件的主人公,一只手却稳稳的按住了椅背,将它连同你拉了回来。

那只手分明只是一张沿着墨线裁下来的白纸,没有厚度,你看着它的主人灵活的跳了出来,从你摊开的漫画中落到你的身前,完全贯彻了纸片人的字意,轻飘飘的,看起来比你还高。

你没有缓过神,眼睛里还写着震惊,似乎短暂的失去了语言功能。

你认识这个人,甚至刚刚还有想过他。

他拥有两个名字,两个身份,他的真名还没有他的假名在这部漫画里出现的次数多,乃至原本的他登场还多数处在回忆之中。

但你知道他是工藤新一。


也就那么一眨眼的事,工藤新一在你眼前变成了彩色,接着仿佛有人拿着画笔补足了他的三视图,他从平面变得立体,变成了一个在你的世界里活生生的存在。

在你眼中这是一种很奇妙的观感,他仍是你在漫画中见到的样子,但当你的大脑告诉你他的二维性,你的眼睛却透出三维的他,一个只存在于纸页上的人物走到三维的世界的奇妙感,是你在任何逼真的商业视觉电影中没有体会过的。


他活生生地站在了你的面前,那些只在漫画格子和动画里看到的表情顷刻间鲜活起来。


他开口时仍是日语,你磕磕绊绊的回不上什么话,亦听不太懂,他好像明白了你的尴尬,看了眼你的书柜后,再对你开口就变成了你最熟悉的语言,他向你道歉,说自己没想吓你,只是刚刚真的很危险。你恍惚地表示了无碍和感谢,意识到这是你第一次没有通过屏幕直接听到他的声音,这仿佛是一场分不清现实的梦,你的思维还处于胶着的状态,你难以置信地呆愣着看了他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接受了这一奇迹,甚至回忆起他的创作者曾说过的他懂得多国语言的设定,羞愧的想着是不是要多学一门外语。


他看起来比你还放松,见你无碍就习惯性的环视了一圈四周,原因不明的,你没有去想以他出色的侦探能力到底已经察觉到了多少现状,或者说他本身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你只是把这一切归结为要么你打动了之前并不承认的上帝,要么主角光环又一次缔造了奇迹。


在你发呆时他注意到了你摆在书桌旁的福尔摩斯全集,感兴趣地翻了起来,也许是侦探的好奇本性使然,又或者赖于你们的特殊联系,他没有跟你见外,反而有点开心的问你也喜欢看吗?

是的。你说,并没有告诉他你会买这套书也是因为他的原因。

怪不好意思的。


然后你马上学习到了放任一个好奇心旺盛的年轻侦探在房间内走动的后果。


他站在你的书柜前隔着一层透明的玻璃门看你之前收集的各种关于他的周边,你涨红了脸却不好意思开口阻止,他却比你放得开,拿出了去年年初上市的自己那款手办,看了半天,竟然摆出了一样的姿势,你的心随之颤抖,想着再来几次真的要心脏不好了。他比划了几下,嘀咕说自己本人看起来是不是比模型好多了,你忙不迭的点头,下意识摸出手机想把这副图景记录下来,却不知怎得还是放下了。

他翻起自己的,还有别人的周边毫无芥蒂,你被自己的羞耻心击倒,忙点开了DC的动画集吸引他的视线,他其实很懂事,乖乖地看了一个下午,最终你俩都坐在电脑前,捧着你难得勤快起来动手榨的两杯鲜果汁,点评起故事的剧情,他偶尔吐槽老画风下的自己看起来太奇怪,又在变小的自己那些幼稚的举动里悄悄地移开视线,你看到动画里的他还是会激动,但在本人面前学会了克制。

后来趁他专注观看动画,虽然早就知道在侦探面前一切无从藏匿,你还是悄悄地把关于他的同人志收进箱子藏在了床底下。


直到这时,你的大脑后知后觉的重组了关于这一切不可思议的奇迹,心跳声一下下砸在耳膜上,血液在无声地沸腾,你深深呼吸,蹲下身用力掩住耳朵,几乎听到了海浪拍打礁石和海鸟的鸣叫。

再幸运也没有了,你想。


实际上你接受他的存在远比你想象中快得多,晚饭过后你坐在电脑前开始新的工作,他自觉地在沙发上找到了一席之地,安静地看起有他存在的漫画。你不知道侦探获取信息的速度有多快,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在回去后还记得那些本来不该是现在的他应该知道的剧情,但你不忍心阻止。你得承认,你的生活开始变得有趣起来,那些平日里无从言说的烦恼尽管还会给你带来麻烦,却不会再让你困扰,你有了其他需要注意的事,比如你的身边坐着电影里不安分的主演,甚至会跟你争论起一个剧情点的存在意义(通常参与过剧情的本人会获得胜利)。你从未在生活中接触过侦探这类角色,然而在和他相处几天后切实地体会到了被福尔摩斯一语道出来历的华生的心情。


最新的单行本你还没有拿到手,他借用了你另一台闲置的笔电看起了网络漫画,得知他们修学旅行后小兰回复他短信时的样子时难掩兴奋的笑起来,彼时你在另一张屏幕前作业,看到他明亮的目光后觉得他真的如名字那般闪耀,在你的心里沉淀了二十年。你最初认识他的时候还是个该把他当哥哥的年纪,如今他在你眼里已经成为了弟弟的角色,并且活生生地出现在你面前,又在你调侃他终于有了一个可爱的女朋友时悄悄红了耳根。重新补番几乎成为日常,你们不止一次在理主线过程中发现伏笔一起感叹不开上帝视角根本没得想,又吐槽动画组加了太多的原创剧情不知哪儿来那么多经费让他四处旅游。你也曾问过他未来的打算,他毫不犹豫的表达了自己要与那些家伙对抗到底的决心。


时间在你无意识中改变了很多东西,你开始习惯于作业时被他插嘴,并很乐于听他的意见,这总能让你看到更多选择,迸发出新的灵感,以往的犹豫不决在得到认可后也有了踏足的勇气。


你没有留意春天已经悄悄降临,某天你看到窗外积雪融化,终于发现在他到来后,很多事都在一点点的被改变,就像雪化后会露出平整的路面。你开始思考自己的未来,在某一时决定踏上那条你早有憧憬却渐渐踌躇到不敢触碰的道路。


直到今天,你如往常一样刷着各种主页的推送,忽然刷到一条消息说新一话的原稿已经完成,你看到后无言良久,百感交集,你心中既有欢喜,也有一点微不足道的怅然,想着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他似乎早有预感,并不惊讶,你看着他,最终深深呼吸一口气,在他面前重新打开那本单行本。


他轻车熟路地将手放在那页摊开的纸张上,那些在他变成一个三维人物后就消失了的线条再一次出现,他重新归为扁平,下一秒就要回到他原本的世界。

在他踏入漫画前,他忽然问了你一个问题:“你也会继续向前吗?”


五分之一是不够的,他不仅有着理智、冲动、睿智、善良,还拥有坚强与勇气,还有弥足珍贵的正义,还有许许多多数不清。


你想你已经得到了答案。

你想你已经得到了救赎。


所以你最终对他报以微笑,你说:“你让我看到了光,谢谢。”


他终于回到他的故事中,他的创作者似乎决定终止休刊,开始新的连载,他终于可以回到他的主线,捕捉浮出水面的线索,对抗黑衣组织,继续他的人生,你不知道他为什么会以十七岁的模样出现在你面前,你也不知道回到漫画中的他会以哪个年龄段的模样出现,但你知道他会成为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知道他会忘记这段短暂的相遇,却终究会迎来一个他努力得来的happy ending。

不,你想,这个故事不会有ending存在,工藤新一的名字将会永垂不朽。

在你的心里。


他会在你每一次选择前行时,成为你的第一推力。


你想了想,决定把这个故事写下来。


至此,


“愿你的名字永垂不朽。”



Fin.



#“你”当然可以代指任何人


  85 5
评论(5)
热度(85)

© 咩咩吐司 | Powered by LOFTER